第167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一阵一阵的发黑。

    他被关在实验室最黑暗的地下室,因为他不配合,又被实验室里的人榨取完价值,是最没用的废品。

    地下室里罗列着很多铁箱子,瑞维蜷缩着身体被塞进其中一个,整整两天,没人搭理他,只有无尽的黑暗,分不清白昼,亮眼闭上是黑色,两眼睁开是黑色。

    每天期待的就是有人送饭送水,能听见点儿动向,但送得食物只能眼睁睁看着,够不着的,笼子太小。

    瑞维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,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生命在流逝,但他获救了。

    这个实验室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瑞维呼吸着久违的空气,胸膛一点点起伏,他缓慢得转着眼珠子看这个世界,周围声音嘈杂,全是他听不懂的语言。

    来了个白色制服的工作者,给他指着方向,嘴唇不停蠕动说着什么。在说什么?

    瑞维听不懂,混沌的大脑转了一下,想表达自己的意思,唇瓣张了张,声音却发不出。

    瑞维惊恐的瞪大眼睛,手扼着喉咙,张着嘴哈气,却始终发不出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面前的工作人员看出来瑞维的情况,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背,缓解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领着他往搭建好的安全棚走,安顿好瑞维,给人递了杯水,猜测到语言不通,只能友善的朝人笑了笑。

    瑞维怔怔的,像一个失去灵魂的木偶娃娃,空洞着眼神。

    陌生的国家,不通的语言,还有刚刚历经的苦难,他只是个没成年的孩子。

    瑞维绷不住心里的悲痛,哽咽出声。——柏哲淞看着面前黢黑的bate在急切的比划,不解的拧了拧眉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瑞维着急的比划却没得到回应,眼神四处瞟了瞟,最后停在柏哲淞胸口的钢笔。

    瑞维接过钢笔,歪歪扭扭在手背上写:我想回家,我来自n国的边卢。

    是n国语,柏哲淞认识,心下了然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听到熟悉的语言,瑞维眼底亮起来神色,低头写下:瑞维。

    柏哲淞微微诧异了瞬,视线不由得重新落在面前的bate“好的,检查过你的身体没有任何伤害,我会送你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瑞维点了点头,他跟着第二批被安排进了酒店。

    一间单人间,布局很简单,一张床,一张桌子,还有一个联网才能播放的电视机,窗户是半封闭的,只能打开一面。

    瑞维不认识这边的文字,也不知道具体的联网流程。

    酒店是临时腾出房间的,床头还摆放着一些情趣用具,被锁在透明盒子里。

    瑞维瞬间挪开:他还只是个孩子,还没成年的孩子。

    科安会给每位受害者提供一件打发时间的物品,好在这段观察期能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瑞维想了想,要了彩笔和绘画本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能画出眼里的世界很腻害。

    瑞维拿着笔跟着想法潦草的勾着线条,最后顺着心写了两个字:欢生。欢生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的时候,眼眶已经湿润了,欢生不喜欢自己,他的这份喜欢终究是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他存了很久才买的礼物最后还是被丢在草丛里。

    他现在这个样子,就算回了n国,能怎么办?他已经退了学,家里已经申请不到助学补贴,还有,他真的不能再说话,意味着他不能从事大多数服务行业,这对家里也是一件恐怖通知。

    如果要治疗,又是一笔看不到尽头的花费。

    他和欢生不是一路人,也许这辈子都见不到了,他漂亮,一举一动都让人移不开眼,优秀,他笔下的世界别具一格,第一次见到欢生,瑞维还以为自己见到了天使,即使在轮椅上,也难以掩盖他身上的气质。

    瑞维唾骂自己俗气,他想不通为什么欢生会这么讨厌自己,为数不多的几次,对方都是冷着脸,要么就是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瑞维还不觉得,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