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
    天放晴了,院里看上去有一种暖暖的色调,江清池正陪着宋谦燃在角落堆了个正方形的雪人,鼻子还是从林奶奶门口篮子里拿的胡萝卜。

    “肖儿还有小池,快过来吃早饭!”林奶奶在屋里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肖齐扬声回应,下一秒却看着四周,在角落捡了两根枯枝,插到了雪人的头上,和小小胖说:“好了,燃燃你坐下来看电视,我和清池哥哥先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电视机!”宋谦燃和他解释,“这是小雪人!”

    “嗯嗯,”肖齐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宋一寻,摸着他的头说,“让你爸爸陪你一起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小雪人!”宋谦燃又强调了一遍,转头去拉江清池的手,要求证,“哥哥,这个是小雪人对吧?”

    江清池像是认真看了两眼,和他说:“是电视机。”

    “惹哭了可得你们哄啊…”宋一寻走过来提醒他们,看着他俩说,“幼不幼稚啊,俩大人欺负一小孩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父债子偿。”肖齐往江清池身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宋一寻笑着骂他:“滚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吃过早饭,肖齐和江清池开车去买了几箱年货,顺道把江爷爷接回了大院。

    人一多,大院又热闹起来,晚上吃完饭,屋里又摆了桌麻将。

    肖齐刚想坐下,小小胖就粘着他要陪自己玩,宋一寻在一旁说:“陪他玩会儿吧,江清池来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肖齐应好,结果等他把宋谦燃哄睡,跑桌上一看,江清池都快把他昨天赢的钱给输光了。

    江清池注意到肖齐的视线后如坐针毡,刚想站起来让位,宋一寻又把他摁到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肖齐提起袖子,打算这把打完就接手,结果宋爷爷,马爷爷和林奶奶都一致说身体不舒服,等他反应过来,桌上只剩江清池了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,肖齐把枕头丢给他:“今晚你和江爷爷挤一屋,我怕半夜生气,忍不住把你揍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早睡下了,他明早还要去钓鱼呢,”江清池走过去抱住他,亲了亲他抿着的嘴,埋在他颈侧,还好意思委屈,“他们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江清池身上有很重的酒味,肖齐一愣,捧着他的脸让他看自己,这才发现江清池好像眼神都没落点,他突然想起来,吃饭的时候宋一寻好像给他倒了好几杯宋爷爷珍藏的酒酿。

    江清池本来就能喝,跟没事人一样坐那打麻将,谁能知道他已经醉了。

    肖齐还是第一次见他喝醉,江清池喝醉了比以往沉默一些,还有些小孩子气。

    肖齐眼睛一亮,看着他这样突然来了劲儿,于是把他推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江清池被推倒也很平静,只是看着肖齐,像是不明白他要干嘛。

    肖齐坐在他的腰上,隐隐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认得我吗?”肖齐揪他的脸。

    江清池看着他,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,说:“宝宝。”

    肖齐憋着笑,过了一会儿突然趴在他身上,听着他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肖齐也叫他:“宝宝。”

    耳边的心跳声快了点。

    “你来看了我几次啊?”肖齐的声音很轻。

    江清池这次思考的时间比较久。

    肖齐抬起头,提醒他:“旧金山,去了几次?”

    江清池坐起身,把他抱进怀里,声音有些沙哑:“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记得的有什么时候?”肖齐伸手摸摸他后脑勺变长一些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生日,”江清池咬他的肩颈。

    “你照片里的旧金山可不止夏天。”肖齐说。

    “不记得,”江清池突然收紧胳膊,声音很闷也很轻,“想你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在小年这天,肖齐在屋里摆了张长桌,宋谦燃趴在桌沿边看着他,问他在干嘛。

    “给大家写春联。”肖齐把春联纸摆正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