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始了寒假。

    进入假期,他终于不那么忙,每天提前在办公楼下等着,接尤童下班,有时带杯奶茶,有时是袋栗子。

    尤童对现在的生活,简直不能更满意。

    临近年关,出版社有许多工作需要收尾,实在做不完的,也要仔细记录进度。尤童手上没有正式负责的书,年前的一小段儿时间,几乎成了出版社里最忙的人,东家借一会儿,西家用一下,有时被拜托的工作太多,完不成,他便带回家里继续。

    马老师对此种做法不太满意,嘟囔过几句。

    经过相处,尤童渐渐不像最初那样怕马老师,还跟着褚瑞一同盯着他,忌糖忌油多喝水,只是提醒完就跑,免得招骂。

    腊月二十八那天,忙碌了一整年的出版社进入春节假期,原稿书籍被各位编辑整齐收放于抽屉,只等假期结束后,重新开启。

    几天前,尤童和裴心哲就定好了回南充的机票,就在明天。今天裴心哲没有来接他,他上午和同门聚了餐,下午便在家中收拾行李,准备晚饭。

    下班时,比平时早了快三个小时,尤童和褚瑞一起出了办公楼,褚瑞约了朋友,两人在大门外分别,互道年后见。

    昨天下了些雪,不小,到今天还未化尽,有的地方结了层冰。

    路上,尤童低头留意着脚下,不快不慢地往地铁站走,还未走出广场,便听到一阵清脆的铃声。侧头,马老师骑着自行车来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尤童打了个招呼,后仰看了眼自行车的挡泥板,提醒,“雪天骑车要小心啊马老师。”

    马老师没说话,却也没骑走,极其缓慢地蹬着车,保持和尤童同一速度,在他们即将走出广场时,他才挺随意地开口问,“在北京过年吗?”

    尤童摇头,“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马老师哦一声,在要骑到马路之前,停了下来,一脚撑地。

    尤童也停下来,点头道别,“我先走了马老师,年后见,等我回来给你带特产。”

    “你接下来,什么安排?”马老师忽然说,怕尤童理解错了,他又补充,“就今天,有安排吗?”

    尤童快速说,“晚饭前没有。”

    马老师目视前方,点点头,“那跟我走吧,带你认认路。”

    尤童没问认什么路,很乖巧地就要往自行车后座上坐,被马老师晃了一下,没坐到。

    马老师回头瞥尤童,“你让我一个老头儿带你啊?”说着他下了车,车头往尤童身前一推,“你带我!”

    尤童接过车把,跨上车,又歪歪头,“哦对了,骑自行车,不让带人吧?”

    “得,到你就想起不能带人了!”马老师二话不说坐到后座,“五分钟路程,不走大路,跟着我指的走。”

    马老师身形消瘦,带起来并不吃力,尤童顺着他指的路走,五六分钟后,拐进了一条小胡同。

    叫了一声停,马老师先行跳下车,将车锁在一处路灯下,推开一扇漆红大门,带着尤童进了他的四合院。

    院子里,种着两棵石榴树,现下光秃秃的,其中一棵挂了俩个罩黑布的鸟笼,鸟当下也不在,应该在更暖和的屋子里。地上的雪只铲了小半,在树下堆了个小山包。

    进了门,马老师二话不说,先朝西边的房间去了,他掏出钥匙,开了把老式锁,迈过门口进去,头又朝里偏了偏,示意尤童也进来。

    尤童立刻跟过去,进去一看,瞬时发出难以掩饰的惊叹。内部,是一个被打通的长形空间,四面墙,皆排列着顶天的书架,每列书架上,都塞着满满当当的书。

    马老师的藏书量惊人,其中几个书架甚至都是古董书,看得尤童两眼放光,一时都没能反应。

    侧头瞧了瞧尤童,马老师哼一声,似嫌尤童大惊小怪,又似有些受用,“我这儿的好多书现在想买都买不到了,大部分可以借你看看,省的肚子里没一点儿墨水,说出去丢人。每次上限三本,按时归还啊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