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“崽崽。”江枝惑放缓声音,“要去洗澡?我有话和你说,刚刚是我误会了,你别生闷气。”

    江枝惑在外面素来是斯文从容的,很少会露出本来的冷厉一面,只因为崽崽是在自家后山捡的,又没有外人在,所以从一开始,本性便在少年面前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但要做起温和起来,当然是十分的耐心,温润如玉,清润和气。

    迟茸垂了垂眼,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白吃白住的,生什么气。

    少年浑身嫩生生的,白的像块暖玉,配上乌黑的瞳仁眼睫和嫣色的唇,整张脸便瞬间鲜活旖旎起来。

    他举举手里的衣物,再比划一下,示意要洗澡睡觉了,有话明天说吧。

    江枝惑低头看着他片刻,嗓音温和,“那好吧,那我明天再给你道歉,你先睡觉。”

    迟茸再摇摇头。

    关上门,迟茸在原地站了会儿,放下手里的衣服,整齐叠好,然后打开花洒,悄悄回门口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没有人。

    小白主人应该上楼了,这会儿不在楼下。

    迟茸谨慎的左右环顾,确定没人,悄声向小白走去。

    他惹恼了小白主人,说不定小白主人一生气,就会报警联系迟行堰,把他弄走。

    即便今天不生气,以他不擅长和人打交道的性格来看,明天后天,小白主人早晚会气。

    那些邻居也是这样,一开始看他寡言,想方设法的让他说话,让些奇怪的七八岁孩子带他玩,掰他的画笔撕他的画纸。

    见没有成效后便嫌恶的让所有人避开他,说一句,“那个迟家的儿子是个神经病,阴阴沉沉的还疯癫癫的,离他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想躲开迟行堰躲开警察,本来就应该躲进个没人的偏僻地方,哪能呆在别人家里呢。

    迟茸悄无声息的到小白边上,摸摸蓬松柔软的毛,推推它,捂它嘴巴示意别出声。

    “呜。”小白闷闷呜了一声,细细小小。

    迟茸弯着眼睛笑,抱着大狗来回比划,示意他要出门,让小白别追过来。

    昨天就是,他跑出去没人发现,但被小白找到了。

    小白晃晃脑袋,软弹的耳朵跟着动了动,似懂非懂。迟茸觉得他应该懂了,看着咧着笑的大白狗,眼睛弯弯抱紧蹭了蹭。

    朝他挥挥手,悄声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他找出自己之前那身衣服,把其余的整齐叠好,再留张纸条。

    .

    ——谢谢您的收留,但我要走了,请您不要报警,我不是坏人,不会做坏事,不好意思给您添了麻烦。

    我现在没有钱,等以后有了钱,会把这二十六个小时的衣物费和食宿费带息还给您,谢谢您,也谢谢您的狗狗,很感谢您。

    没有落款。

    江枝惑看着手里的纸条,眼底寒凉,心头怪异的感觉上涌。

    他污蔑了人,少年不高兴,他理解。

    但……江枝惑说不上来,他总觉得,自己心口堵了团什么东西,滚烫翻涌,烧的他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人是他捡回来的,他的。

    怎么能……就这么走了呢。

    江枝惑按下自己情绪,眼底暗色一片,迅速喊了人来。

    他半夜失眠,想来看看崽崽,结果意外发现人没了,现在这么晚,小崽子想躲人,肯定不会去市区,只会往山林里走。

    这一片区域太偏,虽然没有狼,但蛇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咬一口保不齐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江枝惑面色沉沉快步出去,“叫上所有人,全部去找,后山,还有大门马路对面的山,都去搜,要快。”

    迟茸跑的时候怕被发现,没敢走正门,从窗户翻出去后摸黑悄咪咪的翻出了大门口,跑过马路,躲进马路对面的林子里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不是小白主人家的地方。

    迟茸躲进深处,小小歇了口气,想着明天白天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