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,那天我不是故意的,你……你别生气,也别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“白泽君所言何事,我已经忘了。”

    纪锦川沉默了一会儿,轻声说:“那就好。你看,那天我到处找你,没留神被碎瓦片割破了手掌,到现在还疼得难受。”

    天狼星君把目光移到他裹着白布的手掌上,没说话,过了半响开口道:“区区小伤,对于一个上仙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纪锦川低下头,把手背在了身后:“嗯,对不起,是我太娇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龙王前几日向天帝提起你的行踪,望白泽君尽早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你也想让我早点回去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我这些天让星君烦恼了吧,”纪锦川抬起头,用力抽了抽鼻子,一双发红的眼睛透亮,“好,我走。”

    第40章 论如何诱引性冷淡(六)

    “星君,白泽大人已经走了,今早晨小草去叫他时就已经不在房里了,估计是昨晚上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天狼星君手下一顿,点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仙娥走上前,两手端起砚盒,笑着说:“近几日磨墨的活计都被白泽大人抢去了,今天就让紫烟继续为您研墨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天狼星君抬手,用羊毫笔沾了沾砚盘,在纸上落笔,潇潇洒洒地写了一个大字。

    他直起身,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颜色再深些。”

    闻言,紫烟诧异地抬起头:“奴婢磨出的墨水向来都是这般颜色,力度不够,恐怕很难再加深颜色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忽然想起了什么,笑着说:“许是这几日星君习惯了白泽大人研出的墨水,乍一换人又有些不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天狼星君皱了皱眉,低声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便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紫烟应下,低头专心研墨。

    而天狼星君又写了几张字,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了。

    往日里,纪锦川是个不安分的,总是想着法子同自己搭话,有时也会突然塞过来一个果子,隔两天又会变成小糕点,现在陡然安静下来,他还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也不知那白泽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星君,星君?”

    天狼星君从发呆中回过神,抬头看向紫烟:“何事?”

    紫烟笑了:“星君在想什么,头一次见您练字时发呆呢。”她的元身是星君府上一棵紫藤,从小便在府里长大,因此说话做事比其他人大胆许多,有时心情好了连星君都敢调侃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在想白泽大人,”她吐了吐舌头,“可惜白泽大人昨晚就走了,也不知道手上的伤好些没有。”

    天狼星君心里一紧,出声道:“伤很重么?”

    “不算特别严重,但也流了好多血,毕竟长长的一道口子呢,血止了好久才止住,我们看着都疼。”紫烟叹了口气,“就成这样了,他还抓着我们一个劲儿地问您去哪了,那模样可怜得紧,我差点就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天狼星君沉默了,半响把笔插回了笔筒里,低声说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么早?”紫烟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挠挠头,“这不才刚开始么……”

    天狼星君回到房间里,伸手拿过一本书,看了两页又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他满脑子全是昨日里纪锦川苍白的面容和缠着纱布的手,心里充斥着一股莫名而陌生的情绪,让他胸腔发闷,连呼吸都不顺起来,手掌也不自觉地握成紧紧一拳。

    &

    今天是纪锦川离开的第三天,天狼星君在偏房练功的时候又捡到了他留下来的小玩意儿。

    手里摩挲着一只白色的小猫,他想起纪锦川说话时眉飞色舞的模样:

    “我在你的府里藏了五只神兽,你要是全都找到了就给你一个大大的奖励!”

    小猫算是什么神兽?天狼星君的眼底染上一丝笑意,接着想起了什么,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